麻豆赵佳美家纺视频

*** 展昭带着叶星和轩辕琅来到了军营找赵普,但这会儿赵普正在帅帐里见客,似乎是有别国的使者过来。

展昭跟贺一航了一下二人的来意,贺一航就请二人先喝杯茶坐一会儿,等会儿赵普,还派人去黑风林,把霖夜火也叫回来。

展昭趁着等待的这个空档,去了一趟黑水婆婆的帐篷。

在黑风城军营的南边,有一棵很大很大的紫楠树,这棵树据已经有一千多岁了,历经了多个朝代的战火,依然顽强地生存下来,老树干上伤痕累累,但树冠却依然枝繁叶茂,像伞盖一样铺开去,洒下来。

在这棵树下,有一个黑色的搭帐篷,帐篷四周围一圈篱笆,篱笆边还竖了块牌子,上边有一行略显稚嫩的字迹“太姨婆在睡觉,谁都不准大声话”。

篱笆外边,放了许多盆栽,大多是榕树、松柏之类不怕冷的,围着帐篷一圈圈摆出来,就像在篱笆周围建了一个树林。

紫楠树上,有几个山雀的窝,偶尔鸟鸣声传来,显得越发幽静。

展昭站在那些盆栽外边,看着那个黑色的帐篷,那里是黑水婆婆“冬眠”的地方。

婆婆很喜欢这个帐篷,跟她在魔宫后山蛇谷里的住所很像。

魔宫的后山,是比前山更“可怕”的地方,如果前山的宅院里住着的是魔头们,那么后山,住的就是魔王们。

天残老人的天残洞、薛烬的酒仙谷、九头奶奶的千尸坑、葬生花的棺冢居,修罗王的骷髅庄、等等。

展昭的时候,这些“可怕”的魔窟,都是他一个又一个的乐园,里边住着的,是世人中的鬼怪们,也是他心中最喜欢的爷爷奶奶们。

文艺范美女蕾丝纱裙清新气质花墙唯美写真图片

展昭的目光落在了那块木牌子上。

这块木牌是他时候写的,展昭时候,发现有一段时间,黑水婆婆就不见了,他就问九娘,“太姨婆呢?为什么一到冬天太姨婆就躲起来呢?”

九娘戳戳他的鼻子,嘱咐,“太姨婆在睡觉哦!不要吵到她。”

就这么着,展昭在蛇谷的门,竖了这块牌子。

那时候,他还在学字,一手字歪歪扭扭的,不过魔宫的爷爷奶奶们总夸他字好,所以时候的展昭,到哪儿都喜欢留一副自己的“墨宝”。

这块牌子,黑水婆婆好像很喜欢,让九娘用火签烫在了木板上,到哪儿都抱着,要睡觉的时候,牌子就放在门。

有一回修罗王跟她闹着玩儿,趁她睡觉的时候,悄悄把木板藏起来了。

黑水婆婆醒了之后,跟个怨灵似的飘来飘去,整个魔宫黑云压顶,修罗王赶紧还给她,结果还是差点连庄子都被婆婆拆了。

蛇谷,是魔宫一个僻静的山谷,谷里夏天湿热,冬天却是很冷,里面聚集了很多很多的蛇。

那个山谷,就连武功盖世的殷候都不怎么进去,倒不是蛇会伤人,但走两步一条剧毒的金环从你脚边游过的感觉,再大的高手都受不住。

夏天的时候,黑水婆婆基本不在山谷里,她总在魔宫的前山,跟九娘她们几个混在一起玩儿。

冬天的时候,山谷里会下雪,这个时候,所有的蛇都躲到了洞里。

这个时候,魔宫的人才会进入这山谷。

冬天的蛇谷非常的美,谷之中满是红色的蛇果,冬天也通红的果子,一串一串从山壁上挂下来,盖着白色的冰雪,仙境一般。

然而,当大家可以来家里做客的时候,婆婆却是到了睡觉的时间。

蛇谷中没有亭台楼阁,也没有房舍,只有一个圆形的,像帐篷一样的石堡。

石堡里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,就只有一张很大的床,被围在一圈儿屏风里。床是黑色的,被褥和毯子都是黑的,婆婆似乎喜欢黑色的东西。

展昭时候时常偷偷溜进石堡,坐在黑水婆婆床边,一座就是一下午。

婆婆都是睡着的,盖着被褥,枕边是盘城一圈,同样睡觉的星白链。

黑水婆婆偶尔会醒过来,有时候看到趴在她床边看着书就睡着了的展昭,就会把他拽进被子里,搂着一块儿睡,直到第二天早晨,九娘拿着早饭来寻展昭。

黑水婆婆的睡颜,展昭一直都喜欢,因为她睡着的时候,嘴角是微翘的,就像是笑着的。

展昭一直很奇怪,为什么婆婆醒着的时候没有喜怒哀乐,睡着的时候,却在笑?

等展昭长大了一些,有一次,他问婆婆,“太姨婆,你睡着的时候,会做梦么?”

黑水婆婆琉璃石一样的大眼睛看着展昭,手轻轻摸他头,,“嗯,做梦。”

“都是美梦么?”展昭好奇,“因为太姨婆一直都在笑。”

黑水婆婆听到他的话,也笑了,手指戳戳他的脸,“都是美梦。”

展昭更加好奇,“做了一百多年的美梦么?”

黑水婆婆点点头,很低很低的声音了一句什么话……展昭当时正在逗星白链,又或者是被什么吸引了注意力,以至于都没听清那句话。

……

盯着帐篷走了一会儿神,展昭一跃跳过那些盆栽,走进篱笆院墙内。

刚落地,身旁的落叶堆忽然动了动。

展昭眯眼,弯腰凑过去看看,吓一蹦。

落叶堆里,露出一节蛇皮,青白相间的蟒蛇皮。

展昭用巨阙轻轻扫了扫落叶,就见有一条碗那么粗的青色巨蟒,正躲在落叶堆里,环绕着帐篷,似乎是在熟睡。

展昭望了望天,这地儿没人敢来,这也是主要原因。

又用巨阙扫了扫,将落叶盖回去,免得那蟒蛇冷。

展昭跳过那条蟒蛇,走到帐篷门。

这帐篷是特制的,很厚很厚,帐帘也厚实。

将帐帘撩起来,展昭往里看了看。

帐篷当中摆着一张大屏风,屏风后边,就是婆婆睡觉的床了。

走进帐篷,展昭拿起桌上的灯点了,轻手轻脚走到屏风后边瞧了一眼。

黑水婆婆在他走过屏风的时候,缓缓地,睁开了眼睛。

展昭眨眨眼,就跟时候一样,隔着挺远睁大了一双猫儿眼看着她。

婆婆躺在床上,微微地笑了,伸手,对他招招手。

展昭笑了,跑过去坐在了床边,将油灯放到床头的柜子上。

展昭刚坐下,被褥里,星白链钻了出来,爬到展昭腿上,昂起头,吐着信子。

帐篷里非常的暖和,据是贺一航很体贴地在地底给婆婆做了个类似炕一样的结构,也难怪那巨蟒在帐篷外边趴着就能冬眠,的确是暖和。

黑水婆婆坐起来,打了个哈欠,歪着头看展昭。

展昭坐在床边,在想怎么跟婆婆西域那些事情……其实他比较想请婆婆一起去军帐,一会儿叶星和轩辕琅的时候,她也能在一旁听就好了。

黑水婆婆看了展昭一会儿,又打了个哈欠,问,“你家白堂呢?”

“跟天尊回天山去了。”展昭逗着星星,边回答,边笑魔宫的爷爷奶奶特别喜欢叫白玉堂“白堂”,一开始听到这称呼的时候,白玉堂是拒绝的,天尊第一次听到时,嘲笑了他半个时辰。

但魔宫老人们喜欢叫,最后五爷也只好认了。

黑水婆婆笑眯眯,“白堂好孝顺。”

展昭笑了,黑水婆婆夸白玉堂的时候一直都这个风格,“好乖、好看、好孝顺……”,魔宫的爷爷奶奶也不知道是不是爱屋及乌,对白玉堂是喜欢的不得了。外人都觉得白玉堂狠、冷、怪……可到了魔宫老头老太嘴里,却成了乖、甜、帅……

“太姨婆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有做恶梦的时候么?”

黑水婆婆盯着展昭看了一会儿,伸手轻轻帮展昭将额前落下的一缕发丝顺到耳后,摇了摇头。

展昭问,“一次都没有过么?”

婆婆摇摇头,“没有时间,美梦太长了。”

展昭笑了。

“出了什么事么?”黑水婆婆问展昭。

展昭搔搔头,犹豫要不要。

黑水婆婆见展昭抓耳挠腮的,伸手轻轻掩着嘴笑了笑,问他,“是不是跟黑水宫有关?”

展昭一惊,睁大了眼睛瞧着黑水婆婆,“太姨婆,你知道啊?”

黑水婆婆点点头。

展昭惊得直挠床板,战战兢兢问,“姨婆啊,这事儿不是真跟你有关系吧?你睡迷糊了跑出去杀人了?”

黑水婆婆伸手拍他脑门儿,“去!你太姨婆我的仇家早一百年就死光了。”

“这倒是……”展昭放心了,随后更好奇了,“那你怎么知道出的事跟黑水宫有关?”

“前两天干娘跟我的。”黑水婆婆伸手拿过挂在床边的外袍,那样子像是要起床了。

“干娘?”展昭边绑她拿梳子,边纳闷,黑水婆婆的干娘是谁?没听过她有什么亲戚啊,就好像听他外公提过一句,黑水婆婆跟过世的黑水宫宫主余啸嫄情同母女什么的……余啸嫄不是死了一百年了么?

展昭瞄着黑水婆婆,“婆婆你这两天不是一直在睡觉……”

到这儿,展昭停顿了一下,想了想,问,“在梦里么?”

黑水婆婆笑眯眯梳着头,将枕边那朵黑色的茶花拿起来递给展昭,展昭帮她将花插在了耳侧。

黑水婆婆下了床,本来盘绕着展昭胳膊的星白链也游到了她手上,绕着她手腕转了几圈之后,躲进了袖子里。

展昭跟着黑水婆婆出了帐篷。

门,那条青色的大蟒似乎也醒了,缓缓地游动着,身上的落叶沙沙作响。

黑水婆婆从大蟒身旁走过,伸手,轻轻摸了摸那蟒蛇微微昂起来的大脑。

展昭一看好家伙!这蛇头比马头还大,这是活了多少年的蛇精啊?

黑水婆婆站在紫楠树下,外边还是很冷的,寒风吹拂起她那头银色,有些淡灰的短发。

似乎是随着那阵风,婆婆也飘了起来,像一片树叶一样,落到了那些盆栽外边,回过头看展昭。

展昭跟了上去,和她一起走向赵普的帅帐。

……

“同体化?”

天山派下山的路上,白玉堂和天尊并排走着。

在天尊跟白玉堂讲了“邪灵”究竟是什么之后,五爷显然不太能理解。

天尊告诉他,所谓邪灵,是一种黑水宫武功特有的内力现象,简单点,就是内力的同体化过程。

五爷不太能理解所谓的“内力同体化”是个怎样的过程,皱着眉头看自家师父。

天尊问他,“你见过黑水用内力没有?”

白玉堂点头,那次他们在恶壶岛裂谷里,黑水婆婆对付大批血蝙蝠时就使用了内力。

黑水婆婆的内力是一种黑色的,可见的内力。

内力分几个等级,通常无论内功多高,都是不可见的。只有在内力至臻化,高到某个境界的时候,才可能被看见。就好比天尊的雪中镜,殷候的魔王闪,就是很好的例子。

“黑水婆婆的内力好像是一团黑色的气……那个就是邪灵么?”白玉堂问。

天尊笑了笑摇摇头,“那个只是内力而已,你回忆一下,她使用内力的过程是怎么样的。”

白玉堂认真回想,黑水婆婆用掌风送出那股黑色的云雾……那一大群蝙蝠就被包围在了黑雾里,随后蝙蝠在黑雾形成的一个黑色的球里挣扎,再后来化成一股黑烟,以及一滩黑水……

“黑水宫的功夫,属于上古邪功。”天尊背着手,边走,边给徒弟细解,“功夫这种东西,单纯用来强身健体的还是少数,大多数都是用来伤人的。同样是杀人伤人,为什么会有正邪之分?你知道么?”

白玉堂想了想,“因为持有功夫的人么?”

天尊继续摇头,“少林都会出来凶僧,穷凶极恶之人,人邪恶可以,少有人被成是功夫邪恶。白鬼王练的就是邪功,赵普和贺一航两人都善用邪功,连展昭都会,可有没有人会他们邪恶?”

白玉堂点点头,“所以邪功只是一种单纯的,功夫的种类?”

“对了。”天尊点头,“邪与坏并不等同。世间万物,有阴就有阳,有光就有暗,所以有正,就会有邪。邪本身无错,只是那么存在了而已。阳光普照可以滋养万物,但如果没有黑夜,世间万物也会随之消亡。妖王以前常,有些东西,存在的就是存在的,不是刻意去忽略它,消灭它,它就会变成不曾存在。”

白玉堂跟在天尊身边,安安静静听他师父讲道理,同时又想天尊和殷候时候,是不是也这样听银妖王讲道理?

“然而,这种刻意的忽略,却的确会导致一些事物的失传。”天尊慢悠悠地,“打从盘古开天地以来,失传的技艺不计其数,有些因为太难继承而被放弃,而有些,则是因为太神秘,或太恐惧,而导致世人刻意地去无视和忽略它,它们才渐渐被遗忘。”

白玉堂点头。

“到目前的江湖,可见内力也在逐渐的消亡中。”天尊接着,“主要还是因为太难练,就连你和展昭这样的天赋师承,也只能达到初探,比起妖王他们那一代,我与老鬼,也不能算是精通。”

白玉堂觉得挺可惜,“有些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也失传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天尊微微笑了笑,“现在应该也没什么人知道了,其实相比起有形可见的内力来,还有一种内力,更难练,失传的也是更加的彻底。”

白玉堂问,“什么内力?”

天尊伸手,一指白玉堂的身后。

五爷有些不解地回头看了一眼。

身后也没人,就鲛鲛傻呵呵地杵在那里,也跟白玉堂一起往后看。

白玉堂忽然觉得鲛鲛这个举动跟展昭很像,自己可能是想那猫儿了吧。

想到这里,白玉堂回头,问天尊,“鲛人?”

天尊略神秘地一笑,伸手轻轻戳了戳白玉堂的太阳穴,“内力除了有形,还可以有智。”

白玉堂睁大了眼睛看天尊,“鲛鲛不是因为我有冰鱼族的血统……”

天尊点头,“对啊,对于这种内力的知识早就已经失传了,唯一留下来的一些线索,也都在世代相传的血统里。”

白玉堂觉得不可思议,边点头边问,“那黑水宫的内力,也是有智的一种么?”

“大概是吧。”天尊点头。

五爷盯着他师父看,想分辨一下老爷子是认真的还是又糊弄他。

天尊让白玉堂的举动逗笑了,自己时候也经常这么盯着妖王看,想分辨出那妖孽是真话还是又骗人。

“这么跟你吧,传言中,黑水宫高手的内力,就是将活物化为一滩黑水,是不是?”天尊问。

白玉堂点头,他也的确看见过黑水婆婆将蝙蝠们瞬间化为黑水。

“其实黑水只是一部分,人们因为黑水宫的名字,而太注重于落在地上的那一滩黑水,却没注意,化解在空中的那些黑色烟雾。”

白玉堂想了想,“嗯,蝙蝠死的时候,的确,有一瞬间,黑色的烟雾随风消散。”

“蝙蝠的身体太了,所以你可能没看清楚。”天尊着,站定,转过身面对着白玉堂,,“黑水宫真正的功夫,是这样的顺序,首先……形成黑色的云雾状内力。”

白玉堂点头,盯着天尊看。

“第二步,内力拍出。”天尊对着白玉堂的肩膀轻轻一拍,“黑色的云雾撞击人后,形成一个黑色的罩子,将人笼罩在里边。”

白玉堂跟着点头。

“第三步,突然一个黑色的人形从人体内被推出,人瞬间化为黑水,那个黑色人形状烟雾,也很快消散。”

白玉堂听到这里,若有所思,问天尊,“那个被推出去的,人形的烟雾是什么?”

“你也握过黑水的手,有什么感觉?”天尊反问白玉堂。

“滚烫。”白玉堂回答,“平时冰冷,但内里运起来的时候像火一样烫,如果不用寒冰内力抵消,就会被烫伤。”

“黑水宫的内力属火,能达到熔岩一样的高热,可以瞬间融化所有东西。”天尊道,“所谓内力护体,就是,在跟这样的高热内力交手时,还不至于被烫伤,都是因为自己也有内力的存在。”

白玉堂一听,恍然大悟,“所以被推出来的那种黑色人形烟雾,是对方的内力?”

天尊微微一笑,“没错。将保护人的内力推出体外,那么失去了内力保护的人,跟一块儿猪肉没什么分别,会被黑水宫的内功瞬间融化。这就是黑水宫邪功的原理。人分神与形,虽然神主导形,但神却不得不依托于形而存在,一旦将形彻底毁灭,那么神也将无所依托,彻底消亡。”

白玉堂连连点头,原来如此!同时,他觉得这功夫正经挺邪,于是又问,“那师父你刚才的同体化呢?”

“那种黑色的神,其实是可以被吸收的。”天尊回答,“通常情况下,那些黑色人形烟雾会被用内力吹散。然而有些人形因为内力强大,所以黑影停留的会久一些,这个时候,如果将它们收为己有,那么这内力就变成了属于你的,这个过程,就叫同体化……是一种内力的同体化。邪功之中,有很大一个类别是靠抢夺内力而迅速提高自己的武功,同体化是属于高层及的一种手段。”

“所以……”白玉堂突然想明白了,“近期西域这么多杀害武林高手的案子,传中看到的那个黑影,并不是杀人凶手,而是那些被杀的人的神么?”

天尊满意点点头,孩子就是聪明啊,一点就透。

“有人在抢夺西域武林高手的内力?”白玉堂皱眉。

“嗯……这个就不好了。”天尊摇了摇头,此处白玉堂倒是看出了些困惑,他师父似乎是有哪些方面想不通。

“那种黑色人形,其实并非单纯内力,为什么被称之为邪灵,知道原因么?”天尊问。

白玉堂摇摇头。

“这就是内力与心智之间究竟是否存在关系的千古之谜了。”天尊道,“那些被逼出体外的内力,是带着死者的神志的,与其那是什么内力,不如,是死者的灵魂。”

“吸收了这种内力,那就等于跟死者的灵魂,公用了一个身体,所以称之为同体。”天尊冷笑了一声,“你觉得,被你杀死的那个人,会轻易地放过你么?”

五爷眉头都皱起来了。

“吸收这种内力就如同被恶灵附体一样,生不如死,通常吸收一两个人就疯了,更别收一大堆了,除非……”天尊到这里,停顿了一下。

“除非什么?”五爷追问。

天尊伸手,轻轻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,“除非那个人,是自愿死在你手上的。”

白玉堂微微一愣。

“那个人自愿与你同体,从此之后在不分离……这样……如果能将所爱之人都收集在自己的身体里。”天尊微微一笑,指了指白玉堂的脑,“那么从此之后,这里,就是一个乐园,一个随时随地,能与所爱、所亲之人,相聚交流的乐园。”

白天怔愣地看着天尊,听着天尊不紧不慢地出一句,“黑水的这里,就是她的乐园。”

五爷惊骇地看着天尊,“婆婆她……”

天尊微微一笑,“世人都黑水没朋友,没感情,殊不知,她所有喜欢的人,和所有喜欢她的人,都和她在一起呢,永远,永远……不会分离。”

五爷听完天尊的讲解之后,好久都没法话,他需要消化一下。

等完接受了这些事之后,白玉堂问天尊,“所以,当年的黑水宫宫主余啸嫄,和跟黑水婆婆同体化了么?”

“那个当然。”天尊点点头,“余啸嫄是她干娘么,同时余啸嫄自己就是带着以前的黑水宫前辈的,那前辈是带着其他前辈的,所以估计她那个脑里还有她师父的师父、师祖、师尊、黑水宫创始人之类,总之老大一群人了。”

“所以,我们平时在交流的那个,究竟是黑水婆婆还是余啸嫄还是……其他什么人?”白玉堂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直视黑水婆婆了,那不是一个婆婆,那是一群婆婆!

“哈哈哈……”天尊让白玉堂逗乐了,笑道,“这种事情不要细究,细究了越想越恐怖,这也是为什么我和那老鬼,就连当年白鬼王都不敢招惹黑水的原因,这丫头可是有邪灵附体的。跟你背后那个傻子不同,人家背后的是真妖精。”

着,天尊还逗一脸震惊的白玉堂,“所以,你看她突然坐着就发呆了吧,那不是困了,可能是家里干娘跟哪个姨妈吵起来了,她在劝架。还有啊,她有时候不是还拍拍你玉堂好乖么。”

白玉堂尴尬地点点头。

天尊一眯眼,“没准夸你的不是黑水,而是哪个五六百年前就死了的老妖。”

五爷就觉得头皮有些麻,再联想一下黑水婆婆平日一双琉璃珠子一样的赤目,偶尔捂着嘴对你“嚯嚯”地笑两声。

白玉堂余光就瞥到一旁的鲛鲛正跟展昭一样拍胸乖乖……哈诡异!***